• <rp id="jl143"></rp>
      <span id="jl143"><input id="jl143"></input></span>
      <legend id="jl143"></legend>

        <s id="jl143"></s>
          <label id="jl143"><sub id="jl143"></sub></label>
        1. <s id="jl143"><sub id="jl143"></sub></s>
        2. 您好,歡迎進(jìn)入甘肅環(huán)評信息網(wǎng)!

          客服熱線(xiàn):153-4931-2992

          視頻中心

  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(yè)>視頻中心

          柴靜:“人去做什么,是因為心底有愛(ài)惜”

          作者:甘肅環(huán)評信息來(lái)源:環(huán)保時(shí)代網(wǎng)時(shí)間:2018-04-24瀏覽次數:4996次

          t0153b06ac847934015.jpg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簡(jiǎn)介:柴靜,著(zhù)名傳媒人,前央視主持人,記者。北京大學(xué)藝術(shù)碩士,曾長(cháng)期制作污染治理報道如《山西:斷臂治污》《事故的背后》《塵肺病人維權調查》等,獲選2007“綠色中國年度人物”,中國環(huán)境文化促進(jìn)會(huì )理事。2014年初從央視辭職,2015年初推出空氣污染深度調查《穹頂之下》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   人民網(wǎng)記者:你告別央視之后,為什么選了霧霾這么一個(gè)題材?

              柴靜:這不是一個(gè)計劃中的作品,當時(shí)因為孩子生病,我辭職后打算用相當的一段時(shí)間陪伴她,照顧她,所以謝絕了一切工作邀請。照顧她過(guò)程中,對霧霾的感受變得越來(lái)越強烈,整個(gè)生活都被它影響了,加上全社會(huì )對空氣污染問(wèn)題也越來(lái)越關(guān)心,職業(yè)訓練和母親本能都讓我覺(jué)得應該回答這些問(wèn)題:霧霾是什么?從哪兒來(lái)?該怎么辦?所以就做了這個(gè)調查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   人民網(wǎng)記者:你怎么想到公之于眾的?

            柴靜:一開(kāi)始沒(méi)有想要公開(kāi),只是自己找資料,找專(zhuān)家問(wèn),想解開(kāi)一些迷惑。我調取了十年來(lái)華北上空的衛星圖片,可以看到空氣污染早已存在。我就在北京生活,怎么沒(méi)意識到?我找了奧運空氣質(zhì)量保障小組組長(cháng)唐孝炎院士,她提供給我2004某個(gè)月的PM2.5數據曲線(xiàn),相當于今天的嚴重污染,首都機場(chǎng)也關(guān)閉了,只是當天新聞報道是霧??梢?jiàn)當時(shí)整個(gè)社會(huì )對空氣污染缺乏認識。

            我深感作為傳媒人的一員,也有責任,因為當時(shí)我在北京,但我渾然不覺(jué)。我做過(guò)不少污染報道,總覺(jué)得好象看到煙筒,看到廠(chǎng)礦才會(huì )有污染,所以生活在一個(gè)大城市里就無(wú)知無(wú)覺(jué)。

            人都是從無(wú)知到有知,但既然認識到了,又是一個(gè)傳媒人,就有責任向大家說(shuō)清楚。不聳動(dòng),也不回避,就是盡量說(shuō)明白。因為如果大家低估了治理的艱巨和復雜,容易急,產(chǎn)生無(wú)望的情緒。如果太輕慢,不當回事,聽(tīng)之任之,更不行。所以盡可能公開(kāi)地去說(shuō)明白,也許可以有很多人象我一樣有改變,為治理大氣污染做一點(diǎn)事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人民網(wǎng)記者:這一年你都去了哪里?

            柴靜:我拜訪(fǎng)了國內外多家研究大氣污染的學(xué)術(shù)機構,去了一些污染嚴重的現場(chǎng)調研,調查了背后的執法困境。接觸了國務(wù)院發(fā)展研究中心、發(fā)改委能源所、工信部產(chǎn)業(yè)司、環(huán)保部等職能機構,也去了倫敦、洛杉磯這些曾經(jīng)污染嚴重的城市,想找到一些空氣污染治理的教訓與經(jīng)驗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人民網(wǎng)記者:發(fā)現了什么?

            柴靜:我想回答三個(gè)問(wèn)題:霧霾是什么?它從哪兒來(lái)?我們怎么辦?

            以PM2.5之微小,人眼無(wú)法看到,這是一場(chǎng)看不見(jiàn)敵人的戰爭。所以這次我攜帶儀器,做霧霾健康測試,作為志愿者參與人體實(shí)驗,分析呼吸成份,拍攝肺部深處碳素沉淀的后果,想向大家解釋“霧霾是什么”,性質(zhì)、危害、構成。

            通過(guò)科學(xué)家向我展示的源解析結果,可以回答“霧霾從哪兒來(lái)”。我國的空氣污染60%以上來(lái)自煤和油的燃燒,霧霾問(wèn)題很大程度上是能源問(wèn)題。中國煤炭消費量在2013年就超過(guò)了全世界其他國家用煤量的總和。車(chē)的增速也是歷史罕見(jiàn)。作為世界上發(fā)展最快的發(fā)展中國家,中國不得不同時(shí)面對數量和質(zhì)量要求這兩大挑戰。通過(guò)調研,我發(fā)現我國燃煤和燃油大概存在“消耗量大”、“相對低質(zhì)”、“前端缺少清潔”、“末端排放缺乏控制”四大問(wèn)題。我也嘗試揭示這幾大問(wèn)題背后的管理與執法困境。

            “我們怎么辦”是有路可尋的。從英美的治理經(jīng)驗可以看到,發(fā)生過(guò)“大煙霧事件”的倫敦當時(shí)的污染比當下中國更嚴重,但在治理污染的前20年,污染物下降了80%。發(fā)生過(guò)嚴重“光化學(xué)煙霧”事件的洛杉磯,車(chē)輛比上世紀七十年代增加了3倍,但排放低了75%。就象解振華主任所說(shuō),人類(lèi)的教訓和經(jīng)驗放在那里,證明污染可以解決,而且不必那么久,中國已經(jīng)承諾2030年左右碳排放到峰值,碳排放與霧霾同源,有協(xié)同減排效應,這個(gè)峰值的倒逼,意味著(zhù)未來(lái)只能向綠色、低碳、循環(huán)經(jīng)濟的方向去,不走唯GDP道路,整個(gè)國家的治理體系、能源戰略、產(chǎn)業(yè)結構都會(huì )隨之改變,會(huì )對普通人的生活產(chǎn)生巨大影響,未來(lái)的創(chuàng )造者是抓住先機的人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人民網(wǎng)記者:你以前也做過(guò)很多污染報道,并且被評為環(huán)保部2007年度“綠色中國年度人物”,這次與你以往報道有何不同?

            柴靜:這些年我做過(guò)的一些污染報道,但都是就事論事,停留在監督某些排污企業(yè)和地方政府GDP沖動(dòng)上,我自己也停留在一種“要發(fā)展還是要環(huán)保?”的簡(jiǎn)單思維方式上。

            這次拉開(kāi)時(shí)空,對過(guò)去的問(wèn)題再回訪(fǎng),再思考這些高耗能高污染企業(yè)的產(chǎn)業(yè)現狀,看到它們對中國經(jīng)濟的影響,我感覺(jué)環(huán)保與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并無(wú)沖突。大氣污染并不是改革開(kāi)放帶來(lái)的,恰恰需要更充分的市場(chǎng)化改革才能解決這一問(wèn)題。環(huán)保不是負擔,而是創(chuàng )新的來(lái)源,可以促進(jìn)競爭,產(chǎn)生就業(yè),拉動(dòng)經(jīng)濟。國際治理污染的經(jīng)驗也證明了這一點(diǎn)。第一,政府減少不必要的行政干預,讓市場(chǎng)成為配置資源的主要力量。第二,政府不可或缺,必須通過(guò)制訂政策,嚴格執法,來(lái)保證市場(chǎng)競爭的公正公平,優(yōu)勝劣汰。這兩點(diǎn)都與我國當前改革的方向一致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人民網(wǎng)記者:那你覺(jué)得普通人應該怎么做?

            柴靜:我自己并不想鼓動(dòng)號召他人必須做什么、應該怎么做,那有一種強迫性。小時(shí)候有一次,我把肥皂水倒在了樹(shù)根上,我奶奶沒(méi)說(shuō)什么,只是拿小鏟子把肥皂水鏟起來(lái),埋在了別處——人去做什么,是因為心底有愛(ài)惜。

            我自己曾經(jīng)對霧霾無(wú)知無(wú)覺(jué),現在我對空氣有我的愛(ài)惜,所以我去找適合我的方式,比如盡量不開(kāi)車(chē),比如參與公眾參與立法研討會(huì ),與揚塵的工地交涉,打環(huán)保舉報電話(huà)12369,要求餐館安裝上法規要求安裝的設備,要求加油站維修油氣回收裝置。我把這些也呈現出來(lái),這些只是能做的一小部分事情。我相信,別人心底有自己的愛(ài)惜,有適合自己的實(shí)踐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人民網(wǎng)記者:是什么讓你覺(jué)得大氣污染治理有希望?

            柴靜:這一年我都是以個(gè)人身份去拜訪(fǎng)他人,包括職能部門(mén)。沒(méi)人拒絕提問(wèn),在回答時(shí)都毫無(wú)保留,直面問(wèn)題。我覺(jué)得他們都希望能公開(kāi)地討論問(wèn)題,因為問(wèn)題呈現就是解決的希望,而且認識的深度決定解決問(wèn)題的速度。

            一年中我建立了十幾個(gè)微信群,是與體制內外專(zhuān)家共建的,這么長(cháng)的時(shí)間里,他們毫無(wú)回報地提供支持,其中北京市環(huán)保局機動(dòng)車(chē)處的處長(cháng)李昆生給我印象很深。我跟朋友說(shuō)過(guò),這個(gè)人讓我很慚愧,有時(shí)候我都覺(jué)得某件事做不下去,不太可能,他還在繼續發(fā)表文章,不斷往前推進(jìn)。深夜有時(shí)會(huì )收到他的兩三篇文章,文中的急切之情和為公之心對我是一個(gè)感染。即使他批評的人也很尊重他,因為這個(gè)人出自誠意。

            去拜訪(fǎng)石化行業(yè)的有關(guān)專(zhuān)家時(shí),我說(shuō)問(wèn)題如果您覺(jué)得尖銳,請不要介意。他說(shuō)沒(méi)關(guān)系,你問(wèn)的都是媒體和大眾關(guān)心的,應該向大家公開(kāi),他也很坦誠。任何一個(gè)國家都需要在環(huán)保與經(jīng)濟之間尋找到最佳平衡點(diǎn),能公開(kāi)討論是前提,在這次我深切感受到了這點(diǎn)。

            中國有很多人希望把這件事改善,在為此努力。簡(jiǎn)單地說(shuō),每個(gè)人都希望空氣清新。什么是社會(huì )共識?再沒(méi)有比這個(gè)更強烈的社會(huì )共識了。這是我的信心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人民網(wǎng)記者:除了這次演講,你還做了什么?

            柴靜:當前《大氣防治法》正在修訂,我將采訪(fǎng)的資料和稿件都發(fā)給了全國人大法工委,希望能為法律修訂帶來(lái)一點(diǎn)參照。他們逐字看完,附上建議,返還給我,并打電話(huà)表示感謝,說(shuō)會(huì )在修訂時(shí)考慮相關(guān)問(wèn)題。

            我將稿件也發(fā)給了正在制訂國家油氣體制改革方案的小組成員,得到的反饋也讓我很意外。他們提出的唯一意見(jiàn)是,如果篇幅不限,可以談得更多。

            我想立法者和政策制訂者的態(tài)度是因為,改革在中國適逢其時(shí),需要讓大眾更多地知情參與,更多地討論,形成共識。公眾是空氣污染治理的核心力量之一,沒(méi)人比普通人更清楚自己身邊的污染源,也沒(méi)人比我們更愛(ài)護自己的家園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人民網(wǎng)記者:一個(gè)母親這個(gè)身份切入,我是覺(jué)得特別親切,但是你有顧慮嗎?

            柴靜:我有一個(gè)很大的顧慮,就是說(shuō)我有沒(méi)有權力說(shuō)到她?因為那是她的生命和她的生活,我必須要考慮說(shuō)出來(lái)之后她將來(lái)可能會(huì )承受什么,這種壓力最大。后來(lái)我先生說(shuō),你還是說(shuō)吧,我最深刻地感覺(jué)到你在有孩子,尤其她生病后,才會(huì )對空氣污染這件事有了完全不同的態(tài)度。他說(shuō),這是你回避不了的一個(gè)基本動(dòng)機。 他說(shuō),如果你回避了她生病,這種態(tài)度里面其實(shí)隱含著(zhù)一個(gè)問(wèn)題,就是說(shuō)好像生病本身是不好的,或者是羞恥的。不用太顧慮和緊張,要相信這個(gè)社會(huì )的基本善意。這句話(huà)對我有說(shuō)服力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人民網(wǎng)記者:我不僅是理解,而且能夠強烈地帶著(zhù)情感感受到。

            柴靜:一個(gè)人沒(méi)有當媽媽之前,這個(gè)世界只跟你有幾十年的關(guān)系,到此為止,我對我的一生負責任就可以了。但確實(shí)有了她之后,你跟未來(lái)世界有了關(guān)聯(lián),有了責任。如果沒(méi)有這樣的一個(gè)情感的驅動(dòng),我確實(shí)很難去用這么長(cháng)時(shí)間做完這件事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人民網(wǎng)記者:遇到最大困難是什么?

            柴靜:應該是自己認識的局限吧。大氣污染是個(gè)非常復雜的系統工程。我剛做的時(shí)候,有人說(shuō)這個(gè)問(wèn)題跨領(lǐng)域太多,不容易弄清楚。我深深感覺(jué)到了這點(diǎn),擔心如果說(shuō)得不準確,對現實(shí)會(huì )有妨害,找了很多專(zhuān)家審校,但也無(wú)法保證精準,只能盡力而為。錯了的地方,修正就好。不足的地方,會(huì )有更多人做得更好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人民網(wǎng)記者:這次的拍攝費用大概多少?是誰(shuí)投資的?

            柴靜:差不多一百萬(wàn)吧,因為有國內外的拍攝和后期制作的費用。錢(qián)是我自己投的,國內一些基金會(huì )聯(lián)系過(guò)我,愿意資助,但我當時(shí)完全不知道自己會(huì )做成什么樣子,又要照顧孩子,不知道什么時(shí)候才能做完,就沒(méi)接受,非常感謝他們。我兩年前出過(guò)書(shū),用稿費負擔的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人民網(wǎng)記者:你是成立了個(gè)人公司制作節目嗎?

            柴靜:沒(méi)有,這次只是個(gè)人調研,播出也是公益的。跟我一起做這件事情的,是我的幾位朋友,老范、番茄、螞蟻、三三、席大、晨超、五號、子雄、許岑、家賢、念念、小米,十人左右,甘苦與共。沒(méi)有他們,就不會(huì )有這件事,我非常幸運。如果將來(lái)有機會(huì ),希望仍能與他們一起,為轉型中的社會(huì )做一點(diǎn)紀錄和分析的工作。 

          版權所有:@2021-2022 蘭州致遠網(wǎng)絡(luò )科技有限公司

          地址:甘肅省蘭州市城關(guān)區雁興路21號

          甘公網(wǎng)安備62010202000412   備案號:隴ICP備16001426號-2

          2115897251
          153-4931-2992
          久久国产亚洲观看,成人综合久久综合,亚洲欧美94色,午夜视频在线观看一区二区